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新狂人日记](续集)(29-30)[作者:xldong1987]
[新狂人日记](续集)(29-30)[作者:xldong1987]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32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续集29
 
  我眼前的胡立法开始消失,我周围的环境也在变化,就像一道水中的涟漪, 闪过,模糊之后,我不是站在城楼上,也不是在统万城上。
 
  我在一间古代的酒楼里面。就站在一张摆满酒菜的桌子边。
 
  一个中年的美妇人正在我旁边坐着,慢慢的喝酒。眼睛偷偷的不时左右乱看。 
  我却是穿了一身书生的青衫,好像胸口被什么东西捆住。
 
  我应该还是那个霜公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女扮男装,出现在这里。
 
  在我的正前方,是另外一桌酒席,几个汉子正在痛快的喝酒。
 
  有个身背宝剑,女侠打扮的年轻美女正站在旁边,给一个汉子倒酒。
 
  「三十三年成一梦,万古青书载侠名,各位今天我就在此别过,敬各位。」 
  汉子站起身,从女侠手中接过酒碗,一口喝干,拿起大刀扛在肩上,大步下 楼。
 
  其他的几个人,一个一个的喝了酒,各人吟了一句诗,感觉都特别的豪迈, 好像就要上刑场一样。
 
  然后,一个一个的拿起兵器下楼去了。有刀有剑有斧头。还有个铁棒上挂了 个铁球,也不知道是什么兵器。
 
  其中有几个好像喝多了,撞得旁边的桌子乱晃。旁边喝酒的都不敢说话,呆 呆的看着他们离开。
 
  到最后一个汉子下了楼。
 
  女侠拿起酒碗,给自己倒了一碗,一口喝干,对空中轻轻说了句什么。 
  也转身下楼。
 
  我偷眼看到,她眼里泪光闪闪,表情却很是绝决刚毅。
 
  我旁边的中年的美妇人拉我坐下。
 
  「这些人真是脑子有问题,搞荆轲摄政那样的事,该越隐秘越好,他们还怕 人不知道,跑到长安最大的酒楼来搞告别仪式。他们这样能杀到人就怪了。 
  人家真的豪士,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个猥琐的人,做事也是个胆小的人,放 在那里你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只有他平生的最后一击,你才看到他真的面貌, 这才是真的大刺客,这就是水平差距。「
 
  中年美妇人一开口,把我吓个半死,他特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居然是很清楚 的男人的声音。
 
  绝对没有错。
 
  看到我满怀狐疑的看着他,他赫然一笑。竟然给我一种很妩媚的感觉。 
  「没办法,这声音我就不装了,反正别人听不见。」
 
  正要问他,却看见小孩胡立法从楼下跑了上来,坐在中年美妇人旁边。 
  这个小孩胡立法,比我听他吹箫的时候大了点,但是又比那个围攻统万城的 统帅胡立法小了点。
 
  「崔司徒,他们真的去大魏了,要不要通知平城?」小孩胡立法竟然压低声 音,喊中年美妇人崔司徒。
 
  我知道北魏的智多星,人称北魏诸葛亮的崔浩,就是官居司徒。莫非这人就 是崔浩?
 
  可是,他这么大的官,为什么装作妇人,而且出现在长安?
 
  如果现在是在统帅胡立法围攻统万城之前,长安应该在大夏,或者甚至后秦 的手里面,他们现在是在敌国里面。
 
  「不用管他们,他们成不了什么气候。而且他们要去刺杀魏国皇帝,可是, 魏国皇帝就算在他们旁边,他们也看不出来。」崔浩小声的回答。
 
  两人互相看着,突然一起哈哈大笑。
 
  人生如梦。
 
  三个人继续喝酒,小孩胡立法却开始唱起歌来,歌声沧凉,
 
  我也应着节拍,唱起了现代的曲子「永定四十年。」
 
            立春之后几场雨水清瘦
 
            不着痕迹脉脉氲透卷轴
 
         楼外伞下何人广袖身影寂寞眉目温柔
 
            远过天边远不过日落江流
 
            白露之后寒夜霜降烦忧
 
            是心上秋不是纸上闲愁
 
         长街十里谁曾相问红尘奔走冷暖知否
 
            零落此身始知道天意无由
 
           不群则狂俗世人笑我簪花带酒
 
           于意云何青衫旧我自侧帽风流
 
             打马过闹市少年白首
 
         人声之外明月左右河汉浅浅星辰清秀
 
           低眉抬首送陈酿酣然一杯入口
 
            清明之后温酒剑上浇透
 
            道平生幻一场大梦不休
 
  连唱几遍,互相应和,两人非常聪明,马上就完全学会。
 
  小孩胡立法更拿出箫来应和,而崔浩就用筷子在酒坛上敲击作鼓点。
 
  三人都如同疯了一般。
 
  「好一个道平生幻,一场大梦不休!」崔浩拍案而起,在桌上丢了锭大银, 在众人错厄的目光中,我们三人下楼,策马飞奔而去。
 
               续集30
 
  我和小孩胡立法,还有崔浩骑马飞奔,眼前的树木在飞快的后退,然后周围 的环境又有了变化。
 
  眼前是红烛高照,我的手脚都动不了。躺在一张红木的大床上。
 
  满眼都是红色,红缎子的被子,褥子,红色绣花的缎子衣服,肩膀上和大腿 根酸酸的,估计就是古代的点穴之类的后果,以前只听说过,从来没有见过。 
  想不到是这个感觉。
 
  我身上穿着大红的喜袍,我这是要和谁结婚?
 
  一个胖胖的老头,两撇小胡子,摇摇晃晃的走到床边,很好笑的穿了件不合 身的新郎袍子。衣服太小,他太胖。
 
  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我这是被抢亲,强娶?
 
  我现在的身份是霜公主还是皇后?这个胖老头是谁?
 
  「哈哈,想不到我郭某人能娶魏国的皇后为妾,哈哈,那我不是比皇帝还厉 害?
 
  皇帝的大老婆,是我的小老婆,那么,皇帝就是小皇帝,我才是大皇帝…… 「
 
  胖老头摇头晃脑,口里面喷着酒气,还有点口臭,在我的脸上乱吻,然后开 始脱我的衣服。
 
  我很不愿意被这个又丑又老又臭的老头摸来摸去,可是被点了穴动不了。 
  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很羞,很兴奋。下面好像湿了。
 
  老头把他的肥手伸到我的阴部,用中指头往里面乱探。好痒。
 
  我的神智完全乱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从下体往上冲。
 
  我突然好害怕,我记得那个感觉,当年那个三国美女被张郃的兵侮辱,体能 完全爆发前,就是这种感觉。
 
  我只感到从丹田有一股气冲了出来,冲开了穴道,然后,我完全控制不了自 己,一把抓住胖老头的咽喉,就像抓个小鸡一样,纤手一扬,胖老头被我像个标 枪一样,从窗子射了出去。
 
  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完全不记得了。
 
  当我再次清醒过来,我蹲在一条古代的大街的角落,准确的说,是一个市集 的角落,周围有卖菜的,小吃摊。
 
  我头发披在脸上,身上发出很臭的味道。低头一看,衣服很髒很破。眼前还 有个破碗。
 
  我,,,,我这是在当叫花子!轻轻摸了下胸口,软软的,我还是女人。但 是估计谁都看不出来。
 
  「闪开,闪开,皇家卫队。」有人在喊。
 
  一队兵骑马从市集冲过,冲翻了不少摊子,一时间哭的喊的,乱成一团,我 很敏捷的闪开了马蹄,还扔出个手上的髒馒头,把一个就要倒在马蹄下的小孩碰 开,救了他的小命。
 
  馒头把小孩的头上打了一下,然后飞起来,撞倒了远处的摊子上的一个看起 了很不错的小笼包的大蒸笼,包子飞得到处都是,其中最大的一个准确的落到了 我的手上。咬了一口,不错,真好吃。
 
  乱定之后,市集照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没有人理会我的存在,也没有人施舍我任何的东西。
 
  还有小孩子向我吐口水,包括刚才我救的那个小孩。
 
  我没有理会,任凭那些髒东西打在身上。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我就是不想动。丹田里面的内气在飞快的转动,我像木头一样一动不动,但 是周围的声音,包括很远的地方的声音,我都听得清清楚楚。真是奇怪。 
  「这些皇家卫队今天已经从这里跑了三次了,再跑多几回,非出人命不可。」 
  卖生猪肉的屠夫一边给顾客切肉,一边在嘟囔。
 
  「听说好像皇后不见了,他们现在挖地三尺的在找。」
 
  「好像前些时候河东郭家的家主被人打成了半身不邃,现在躺在床上就是个 活死人。
 
  好像是个女刺客干的。色诱,哈哈,你懂的。「
 
  「最近好像这里好些高手都被人莫名奇妙的杀死了,罪名就写在一快破布上。 
  但说大刀王五是坏人我真的不信。「
 
  「现在那些和尚也太不像话了。吃喝嫖赌都干。吃了我的东西也不给钱,我 这小买卖倒要交好多税,还有保护费,干脆我也当和尚去。」
 
  「我老婆竟然和老王有一腿,他不就是个衙门的当差的吗?我堂堂秀才!」 
  「小声,小心他们要了你的命,忍了吧。」
 
  信息就向潮水一样涌进来,我清楚的感觉到了每个人的无奈,愤怒,伤心, 绝望,当然也有沾沾自喜,贪婪,盼望。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4-26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