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My Private Lolita](01)[作者:Sexton]
[My Private Lolita](01)[作者:Sexton]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99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昨夜又下了一夜雨。
 
  一早海德公园的草木在湿冷的空气醒来,开始散发春天的味道,湖边栖着许 多鸟,鲜艳羽毛给伦敦阴冷的天色带来了春的味道。想起了我带到这里来的那个 小女生,又想起了我的十六岁。
 
  李宗盛唱过一首《十七岁女生的温柔》,里面有一句「十七岁女生的温柔, 其实是很那个的。」听到的时候心中暗笑老头还是碰到了些好事的。
 
  17岁女生的温柔,其实是很情色的。
 
  2年前我还在Oxford,来伦敦希思罗机场接父亲朋友的17岁女儿C harlotte。在他父亲的央求下,我答应护送她坐火车去北边苏格兰遥远 的学校,虽然不太情愿。因为已经太晚,所以决定在伦敦住一晚再走,一次没有 计划的短期二人旅行就这么被排在日程上。
 
  飞机快到了时候,他父亲给我发来她的照片。Charlotte一看就是 个富养的傻姑娘,成绩一般般有些小叛逆,但是整体不敢出格的那种。这样的女 生心思大概是怎样:有自己少女的小哀伤,因此觉得自己有些深刻了;同时又自 己发现自己开始有些小姿色,荷尔蒙让她有些跃跃欲试想尝试和不同的男生接触, 但又害怕成人世界她听说过的险恶。她也许有了男朋友,但又不满意,觉得孤独, 心里想着电影小说里的那些温柔而优秀男生是怎样。
 
  如果父母家庭关系差,她就会变的表面更加僵硬,而内心更加想依赖一个男 生。这段青春是酸楚的,可以是树上青涩的青苹果,也可以是早已化作春泥的花 瓣,然而这些过了二十五都只会是女人心里深藏的故事。
 
  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想起了我对Myranda说分手的那一刻。我16岁 时的女人Myranda现已为人母,在Myranda那里我品尝了青苹果的 味道,那些再也没有过的真实的纠缠,和一个女孩未设防的内心。和Myran da分手是在高二的暑假,在她刚刚分开的家。
 
  她妈妈和新找的男友在外面玩,我和她在家。Myranda赤裸的躺在席 子上,长发散开,细长的两条白腿还搭在我的肩头,小腹在喘气,面色微红,双 手张开,小胸还在起伏,我知道她嘴角藏着即将说出来的,会是一些甜蜜的话, 幻想我和她暑假的生活。然而我告诉她分开吧。尚存的一丝温存马上变成一场疾 风暴雨,我摔门而去。其实我只是累了。
 
  Charlotte的飞机到了,一会她推着好几个箱子走出来。Char lotte比我想的高,有一米七出头,人群中显得巨白,我跟他打招呼,她看 到我,就直直地走过来。
 
  「哥哥,飞机好久。」Charlotte声音对一个青春期的少女而言很 低,听着像个很迷糊的姑娘。说完就掏出矿泉水瓶狂喝,一手拿着有着幼稚手机 壳的Iphone给家里发短信,完全忘了我。看着一个介于女人和女孩的人, 不免觉得可笑,心里本有的一些阴霾马上就散了,心想赶快把这个傻姑娘送到学 校。
 
  在去市中心的列车上,Charlotte突然停止了喝水,开始用大眼睛 开始直勾勾的打量我,让我很不好意思。我于是开始问她学习怎么样之类的问题, 她完全没有听进去,自己开始轻声嘟囔。
 
  「哥哥,你一会送我去学校对吧?我自己不行。」,「一会酒店是两间房吧? 可不可以在我隔壁」,「我晚上可能睡不着。」,「可不可以带我去外面吃东西?」,
 「哥哥你交女朋友了吗?」,「明天能帮我安排好了再走吗?」「你比我想象的 年轻多了」,「晚上吃东西吧?」「你要不要尝我带的饮料?呵呵」
 
  我心里隐约已经知道不妙。但是还是尽量跟自己说自己多想了,女生娇气而 已。
 
  一路上被Charlotte一直问,我的情况很快完全被她掌握,而我只 知道她想以后和我一样学金融,然后她有个男朋友,是「对她最体贴的人」。我 问她有没有给男朋友发信息,她说「不用」。
 
  先带她去Connaught酒店大堂吃点夜宵,她点了creamtea, scone配的cream是Cornwall产的,非常香。Charlot te很喜欢,问我女朋友会不会做这些之类。我说不会,她就开始做小女生梦, 说以后自己会学,做给男朋友吃什么的。我打断她说你还是先学好英文,然后赶 快上楼睡觉。
 
  送她到了房间,正准备走,Charlotte在背后开始嘟囔「哥哥,你 先去门外,我换个衣服你再进来,先别走。」
 
  这一等近半个小时,门再开的时候她已经洗好澡,长发湿湿的滴着水,穿个 Batman的大T- Shirt和睡裤。房间里四处弥漫着洗发水的香味混着 她少女体味混合的味道。
 
  「哥哥陪我整理一下行李。」
 
  Charlotte拉出她鼓鼓囊囊的箱子,把一些秋天的衣服抓出来,又 把短袖塞进去,后来干脆把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整理。我在旁边看着,也不知道可 以做什么。
 
  「你看这个是我的笔袋,可爱吧?」,「这是夏天的衣服,英国人穿这种样 子吗哈哈?」,「这是我们的校服」…
 
  Charlotte掏啊掏,突然扯出来一条粉色蕾丝的胸罩,晃在我眼前, 
  「啊啊啊,闭眼闭眼,这个你不能看!」她把我眼睛遮住。
 
  最起码是C。
 
  「好了」
 
  我睁开眼,偷偷的瞄了一下Charlotte的胸口,果然如此。她继续 絮絮叨叨,但身上的香味已经把我熏的有些想入非非。
 
  「这个是给你的,和我穿的一样」,她塞了件Batman的大T- Shi rt给我,「我穿过一次,你不会介意吧?」
 
  我说没事,明天穿给她看,她说好啊好啊,然后又塞给我好多小女生喜欢的 零食和小玩意,「谢谢哥哥陪我!」她拍了一下我的手臂。
 
  我说你都收拾好了,那我就去睡了。
 
  刚把自己房间门关上,又听到咚咚的敲门声,Charlotte门没全开 就挤了进来,说来借充电器。我拿完充电器转身发觉她T- Shirt下面居然 是两条光溜溜的腿,粉色的小内裤若隐若现,一只脚软软地踩在另一只的大拇指 上。我脸唰的一下红了,Charlotte看着我,咬着嘴唇说「快啊,我好 冷」。我把充电器塞给她,让她快回去。
 
  「明天一起坐火车,我先睡啦」Charlotte哧溜一下又钻出去了。 
  再次关上门,听见她在门外呵呵笑。我叹了一口气。
 
  当晚睡得不太好,她是寂寞?傻?少女的小骚?还是我自己多想?无论如何, 明早大概是她第一次和陌生男人出去坐长途火车吧。
 
  高中的时候,全班组织一起去大围山旅行,Myranda和我坐在长途巴 士的最后一排,偷偷的牵着手。走进隧道黑的时候开始亲吻,走出隧道又各自把 头各瞥向一边。晚上到了酒店,趁着月色跑到后山的小山丘,在竹林的石头上做 爱,石头湿湿的在屁股下面,Myranda的身体和耳根却是滚烫,她骑在我 腰上,我在下面,Myranda轻声的在我耳边哼,催得我更是不能自已。事 后她裸着倒在我的胸口。我给她罩上外衣,她的头就慢慢的从我胸口滑下腰间。 试探性的舔了舔,然后闭着眼睛开始吸允。
 
  释放的满腔的热情被她吞噬,Myranda抬起头看着我说。
 
  「你以后必须得娶我。」
 
  我心怀感激地说一定会娶她。
 
  而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一年半后在同一个酒店,同一个房间,Charlotte赤裸裸站在我面 前的时候,我才开始想:走到这一步是不是我故意的。
 
  早上起来带着Charlotte在酒店吃早饭。发现Connaught 的EggBenedict做的非常好,HollandaiseSauce一 看就知道是现拿蛋黄打的,稠滑细致,poachedegg切开来,发现糖心 做的刚刚好,磨一点黑胡椒上去香气马上就被激起来,培根不硬,muffin 也是很新鲜。Charlotte尝了一口就一把把我的菜抢过去了,换给我她 很无聊的英式早餐。唯一好吃一点的Lincolnshiresausage 已经被她吃掉,我就着咖啡把她剩下的菜咽了下去。看到Charlotte吃 完笑得像只开心的猫,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觉得很高兴。
 
  喂饱肚子的小女人一路上坐车说个不停,说要去这逛那逛,买这买那,我说 等她长大挣钱了再买那些,她摇着脑袋说长大了我买给她,我哈哈大笑,说要是 有时间我还真的想带她下去逛逛。Charlotte说她也想。
 
  伦敦到爱丁堡的车那天并不是很挤,我和Charlotte也占到两排带 桌子的座。Charlotte刚坐下就掏出湿纸巾擦桌子,然后把背包里的各 种零食一字排开,旁边的老头看着我们笑。
 
  车开的时候Charlotte安静了下来,像个小狗一样把脑袋放在桌子 上,一边嘬着小番茄,一边看窗外的景。阳光从车窗外照进来,照的她的皮肤有 些透明,睫毛镀着一层金色。和我聊了一会,小姑娘就困了,脑袋压在我的手上 流口水,脸还不停的蹭,我的手和身子就僵在这个位置,不忍拿开,或者是不舍 得。
 
  「Nymphet」
 
  我脑子里闪过这个纳博科夫创造的词,
 
  Myranda那次和我在回程的巴士上睡在我的肩头,已经无所谓同学们 怎么看了,老师转过头过来看到我们一眼也假装没有看见。我无心看车内的一切, 脸朝外看着窗外的景呼啸而过。
 
  山,远的山,近的山,慢慢在地平线那边移动或停驻。已是黄昏,太阳在山 头靠着缓缓滑下去,夕阳最后的那一点光瞬间染红了彩霞。
 
  Myranda凑到我耳边轻轻说「我爱你」,又睡了过去,我也慢慢进入 梦乡,后来发生的事都像这场漫长的梦的延续,而我总是希望醒来又能回到那个 瞬间。
 
  Charlotte猛的一抬头,爬到我的座位边,抓着我的手臂,口水擦 我身上,把脑袋挤到我的肩头,闭上眼又贪睡起来。我的心跳已经快起来,看她 的眼神已经迷离,旁边老头的目光已经成了不解和责备,我不在乎,搂住了Ch arlotte瘦弱的肩头。
 
  Charlotte嘴张了张,那一刻我不知为什么在期待她会像Myra nda一样在我耳边说什么,半秒如同半个小时。
 
  「闹时差,嘿嘿」
 
  她轻轻一笑,把我搂的更紧。
 
  我知道这一切完全是错的,但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这个姑娘就是我的,心理防 线慢慢地在火车单调的噪音中无声的崩溃。爱丁堡的街头已经开始在我脑中充斥 着我和她的影像。
 
  Charlotte醒来的时候已经变得像我养的小宠物一般,用鼻头蹭我 的胸口脖子和脸,小女人刚睡醒的温暖香气混着荷尔蒙从她衣领里扑面而来。C harlotte拉着我肩头的手放在她的腰上,然后拿起桌上的橘子就往自己 嘴里塞,然后又抓了一块菠萝往我嘴里塞。
 
  「哦,哥哥早安」,她没心没肺的傻笑。
 
  我也傻笑。
 
  我说就快到了,我今天太晚了可能晚上回不了伦敦,所以在爱丁堡住一个晚 上,一会可以先放了行李在我酒店,带她出去玩,再送她去学校。
 
  Charlotte没有说什么,就是抱着我的手更紧了,然后像只绵羊一 样呆着。
 
  到了爱丁堡的时候,天已经有些近黄昏,这座古老的城市被星星点点昏黄的 灯点亮的像梦一般,山上的古堡,铁路的河流把城市一分为二,上面有古老的桥 和街道,还有恰到好处的寒冷,让这里变成情人们的天堂。Charlotte 问我酒店远吗,我说就在眼前。
 
  Balmoral酒店就建在火车站的上方,一百多年的老酒店还保留着往 日的辉煌。我定了GrandSuite,宽敞古典的套房,窗外可以直接看到 桥对岸的城堡。然而Charlotte并没有被这些古典的建筑和装饰打动。 她看着床,沉默了很久,突然一脸严肃的对我说:「这么大房间你是打算今晚一 个人睡吗?」
 
  我一下征住,意识到自己已经想入非非了。
 
  「没有……穷家富路…一直习惯出来住好一点…去吃饭吧。」
 
  我开始有些心不在焉,已经记不得去吃了什么。只记得点菜的时候想给她点 酒,突然才反应过来她还太小,心里又被默默浇了一盆冷水。Charlott e倒是恢复了原样,小动作和说话不断。突然反应过来还她没给家报平安,我叫 她给她爸爸说一声到了,她不肯。只好发信息骗她爸说他女儿手机还没有新卡, 他爸已经不高兴,过了很久才冷冷回「我知道了」。
 
  Charlotte不知道为什么在生她爸爸的气。
 
  把Charlotte送到homestay时才意识到她还缺好多生活用 品,于是又临时带她去买。两个人在超市里推着车,我告诉她这个洗发水好,那 个纸好。Charlotte还是温柔地靠着我,安静地看我帮她挑。慢慢地, 她开始要我给她买一些很女生个人的东西。Charlotte开始告诉我她喜 欢这样的卫生巾,那样的化妆棉,还有这样的牙刷,这样的刮毛刀。
 
  「你记住了」Charlotte说。
 
  气氛又变得很诡异,像是两个在一起很久的男女朋友,然而我也没敢继续说 什么。Charlotte不停的说要买新的东西,我也明白她不想我走。直到 商店关门,我们才回到她的房间。
 
  和她一起把她的小家一点点布置得舒适温馨。一个多小时里,我们都很沉默, 但并不尴尬。收拾完了我看着Charlotte的眼睛半晌,半天才开口说得 走了。
 
  作别了她的homestayfamily,她送我到大门口。
 
  「Charlotte你要特别好的照顾好自己,我会很担心你,我回去不 能帮到你很多,所以照顾好自己好吗?」
 
  Charlotte已经满眼泪水,紧紧的抱着我的腰不让我走,我推开她。 
  「Takecare!」
 
  「给我发信息」Charlotte已经泣不成声。
 
  转过背,原来我眼角也有泪。
 
  月色。
 
  回到酒店已经很晚,手机全是未读消息:
 
  「哥哥你明天再留一天好么…」
 
  「哥哥我想你…」
 
  「我喜欢你…」
 
  「我想你……」
 
  「我哭了…」
 
  「我喜欢你…」
 
  …
 
  「谢谢你今天送我,爸爸让我感谢你」
 
  准备回的短信删了又删。
 
  「没关系,帮我说让爸爸担心了,不好意思,你照顾好自己,早点开始进入 学习状态,哥哥先睡了」
 
  GrandSuite美丽的古典装饰突然看上去极端冰冷。房子太大,太 冷。打开酒狂灌自己,烦躁异常。
 
  怎么被一个小姑娘弄得神魂颠倒?
 
  酒精猛然又把我从狂躁带入了沮丧。
 
  半夜突然醒来,洗澡,看到有Charlotte的信息
 
  「哥哥我还是想你」
 
  心情好了很多,起来穿着她给我的BatmanT- Shirt钻回被子里。 
  「等你长大。」
 
  第二天早上被闹钟叫起来,头还有些痛,但是人清醒了很多,冲澡的时候发 现热恋的感觉退了一些。
 
  嗯,我被冲昏头脑了。
 
  我想也许我是把Charlotte和Myranda搞混了,她们两很像, 但是Charlotte有Myranda没有的轻松,而我当年多么渴望轻松, 迷恋还是没有敌过各种压力。
 
  手机上有很多Charlotte发来的很长的甜言蜜语,信息越来越短, 最后明显睡着了,我笑着看完,然后把整个聊天记录删了。
 
  冷冷小姑娘,她慢慢就会忘了,我想。
 
  窗外的爱丁堡已经沐浴在阳光下,城市的角落里的鸟叫声此起彼伏,古老的 街上人不多,一切很宁静的样子。喝了杯Costa就上了车,听着巴赫的Go ldbergVariations,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写着写着心头又涌上来一股甜意,脑海中Charlotte的声音和样子 又跑了出来。我不打算刻意去不想或者不回味,因为知道这大概会持续几个星期 才能被控制住,但是这个心理状态工作是做不成了,那就就放任思绪展开算了。 
  可我一会就想到了Myranda。
 
  Myranda小时候是个古典美人,像油画上的粉扑扑的女人。大眼睛, 浓密的长睫毛几乎总是低垂着,看人的时候抬起来,恬静得摄人心扉。Myra nda的脸、头发、手指和身体都是由一些舒展的弧线组成,皮肤几乎是奶白色, 但又红唇粉颊,指尖也是粉红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的乳头和小脚也是粉红的。 一种莫名的风韵的气质下是少女瘦弱的身体,上面套着有些大的校服,胸前不大 但坚挺的乳房稍稍顶起来,走起来微微起伏。色情、清纯和忧郁纠缠在Myra nda身上,浓到几乎散不开。
 
  Myranda话不多,是个爱读文学姑娘,脑子里充满爱情悲剧幻想,典 故诗词信手拈来。而我从小和现在一直是这个样子,表面上很被动的样子,心里 算盘打很多。
 
  第一次看到Myranda的时候我就觉得,得把这个漂亮女生弄到手。事 实上这也不是很难。礼貌、刻意的害羞,加上假装的人格深层次矛盾就能让这种 好奇的小白猫迷上你。Myranda动起感情来和Charlotte没有什 么不同,幸福的脸发红、崇拜到没有边、顺从的像是没有骨头、再加上不停地跟 你说话,还有不厌其烦的和朋友说我。我们并没有刻意地躲开老师,因为反正班 里也没有更好的学生,老师也只是叫我们学习为主,不要分神。
 
  一起吃饭,放学去谈谈恋爱,接吻,晚自习逃课都没有什么。但是事情在那 次旅行前后就开始变得麻烦,性爱和她父母关系的终结开始吞噬Myranda 的安全感。
 
  「分手了我们还能做好朋友吧,我需要你」有一天Myranda突然对我 说。我那时候也不懂,很生气她为什么想和我分手,而Myranda就只是掉 眼泪。
 
  大概是家里吵得不行,Myranda住到了一个租的房子里,可她母亲父 亲从来没来过,我也没有再回寝室睡过(熄灯后从窗户跳出去),陪她开始过一 种奇怪的同居生活。
 
  夏天了,每晚肉体搅在一起,睡着,第二天再回到学校,周而复始,Myr anda的心思已经完全散了。有一晚,第二天要英语考试,她女上骑在我身上, 突然抽出来一本英语一边做一背单词,我已经习惯她这个样子了,但她突然狂怒 抓起书来猛扇我。「你把我毁了,你把我毁了!」Myranda反复的骂,我 吓傻在她胯下。
 
  我很爱她,可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帮她,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你不要 离开我」每次Myranda情绪的宣泄总是完结在这句话上,而这时两人都已 精疲力竭。终于暑假我说了分开。后来我想反悔,可开学Myranda就转走 了。
 
  她把她的事写在了作文里,语文老师再也没我好脸色看过。那一年过的很空 虚,我开始远离所有人,自己默默地学,有时还会有错觉Myranda在身边, 想伸手够她,突然意识到没了,心就像掉了。总觉得自己活在罪恶的粪坑里,但 是本能地想生存,而我又总是成功地做到这一点。
 
  实在无法原谅自己,很久都是,直到我来英国的头一年再一次见到她,在巴 斯。
 
  那年5月底的时候,突然接到Myranda邮件,说在学校网站上看到了 我,她在巴斯度假,让我去RoyalCrescent酒店找她。
 
  我联系上她后,马上动身给她买了礼物,坐火车来到了巴斯,忐忑地心想她 会是怎样,会不会想回到我身边,还是已经有了别人。各种问题冒出来,急着想 要找到答案,太多年了。
 
  「我到了」
 
  「我在里厅的沙发上」
 
  看到我Myranda站了起来,长发也雀跃地跳了起来,一瞬间我就认出 了她,她更美了,完全成了画里的女人的样子,那一瞬间我确定她是我这辈子见 过最美的女人,恬静变成了典雅,忧郁变成了自信,白皙性感依旧。我和她紧紧 的抱着。失而复得的感觉好得上了天,如果我当时的幸福感会发声,整栋楼都会 颤动。
 
  我们开始畅谈起来,她妈妈后来的家庭非常好,比以前幸福。Myrand a后来也去了美国,但是在东岸,我在中西部,现在来她英国毕业旅行。看着她 整个人的状态我也知道她过的非常好。我们东一句西一句,一起吃饭逛巴斯,而 感情的问题两人一直避开。很快就到了晚上,在她房间的阳台喝酒,她跟我说了 她很多中间遇到的人,有很爱她的,也有虐待过她的,我听着听着又很想把她保 护起来。
 
  傍晚都醉了,她突然告诉我她要结婚了,但是想回来和我再处一个星期。 
  我懵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她是回来找我回笼炮的。但在我已经在酒精影响下 开始糊涂的意识里,还是认为应该表现的得保守一些,说女朋友会打电话,要回 自己房间睡。
 
  Myranda怒了:
 
  「你觉得我们两的关系有必要睡两间房吗?你觉得我让你来,是打算会让你 睡另一间房的吗?别用你的以退为进了,这点你一点都改不了吗?我还不比你女 朋友重要吗?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那我抱着你睡,不做什么,好好聊聊」
 
  Myranda轻蔑的一笑「好啊,那我去洗澡了」
 
  我刹那间还是觉得很悲伤,还是自己最不想看到的结局,我把自己蜷缩起来, 把衣服盖住头出不了声。
 
  Myranda把我抱着头的手拉开,赤裸着抱我在她还湿着的胸口。
 
  胸大了好多。
 
  「宝宝你别伤心,我还在呢」Myranda还记得以前我们之间的昵称。 
  我把Myranda推上床,直接插进她的阴道,熟悉的感觉又回来,心头 一暖。Myranda抱着我对着我笑:「我们做爱吧,宝宝。」我下去舔她的 小穴,发现没有毛。Myranda在上面呵呵的笑说「喜欢吗,特意为你准备 的。」我已经被她弄成了发情的野狗,各种插舔抓吸,然后直接射在里面。 
  Myranda还是很开心「好熟悉的感觉」
 
  「你不怕怀孕吗,怀了你就是我的了」
 
  「我吃过药了傻瓜」
 
  我又绝望了,Myranda又跑过来安慰我说还不是希望我开心,让我别 难过了,帮我在吹吹 .然后就下去帮我口交—我觉得Myranda开始变得有 点像我的性格了,有些哭笑不得,但是还是很爱她,那一晚基本没睡。
 
  第二天醒来早餐时间已经过了,Myranda叫了roomservic e。
 
  服务生把waffle送了进来,放到床尾的小桌上,还有蜂蜜,crea m和她点的两瓶红酒。我们又喝着酒开始聊以前的事,和这几年各自的有趣的故 事,突然Myranda问我:
 
  「还可以叫你老公吗?」
 
  我开心的说「当然可以,老婆。」
 
  「老公」
 
  「老公…」
 
  「老公你该吃奶了」
 
  Myranda把浴袍扯开,露出左边漂亮的乳头,把我头按在上面看着我 吸。一会,Myranda脱下浴袍,自己走到床边躺下,拿起蜂蜜开始往自己 身上滴,先是嘴唇,再到胸,再到肚脐,阴户和大腿。
 
  「快来救我」,她娇甜地叫我过来,让我跪在床边,抓住我的头发,拉着我 舔,我很认真的用舌头一下一下帮她舔干净乳头,肚脐,阴户和大腿上的蜂蜜。 清理完,Myranda开心地说了声「乖宝宝」又翻过身把蜂蜜倒在她的尾骨, 让蜂蜜流到菊花和两边的阴唇,把屁股往我脸上怼,我也很用心的帮她吸和舔蜂 蜜和她的分泌物,吃完后向大腿内侧亲下去,到小腿,然后吸吮起她脚趾来,M yranda满意地哼哼起来,阴道张开的粉红小口开始涌出透明的淫水。 
  我用桌上的小勺接住一满勺,喂到她自己嘴里,她又起来用嘴反喂我。一边 吻一边用手伸下去捏我的睾丸,另一只手拿起桌上的waffle包住我怒涨的 屌,把cream压到马眼上,用嘴开始吸咬起来,我伸手去扣她湿的一塌糊涂 的逼,Myranda一边大声呻吟一边开始吃包在屌上的waffle。 
  Myranda吃完,我站起来抓住她的脚踝把她拖到厕所地暖的大理石地 板上,把瓶里剩下红酒洒在她赤裸的身上,然后扑上去猛操她,Myranda 兴奋得背朝后顶,人反弓起来,然后又伸手到我后背狠命地撕我的背。血留下来, 我更用力的抽插。
 
  Myranda猛的把我翻到身下,用阴道套住涨红的阴茎,甩动屁股蛋子 砸我的胯,一手把粘着血和酒的手指戳进我嘴里搅动。一会我就要射了,她把我 的屌抓出来,用舌头顶住马眼,阴茎干抽了几下就没了射意,Myranda又 把马上它放回阴道里,继续猛砸,我越来越兴奋,用力往外掰她的屁股,用龟头 快速重刺Myranda的子宫颈,两颗睾丸一次次甩在她的菊花上,她的阴道 开始猛抽缩,吸住龟头。
 
  Myranda开始疯狂的呻吟,用尖锐但悦耳的抽气声叫「老公射给我! 老公快射给我!」。我继续插,Myranda幸福地越来越大声哀求「射给我! 快射给我!」。无法自控,精液一下下喷涌出来,Myranda幸福地在我身 上猛烈扭动,而我的阴茎还在不自主抽射,直到Myranda轻轻握住我的阴 囊才慢慢缓和下来。
 
  两人先是平躺下来,然而她一会又在一地腥红黏滑的淫秽上滑动到我的胯下, 吸吮着蘸满逼水、还在硬着流精的屌,手指扎到肛门里按我的前列腺,「老公为 我再射一次」Myranda温柔的请求,猛烈地撸我的屌,阴茎像听到她的话 一样又开始射精,Myranda用力的吸出来后吞下。然后爬到我的胸口,闭 上眼睛安静下来,深深的喘气。
 
  许久…
 
  「你为什么不等我」我失落地看着天花板上的灯问她。
 
  「你他妈别废话」Myranda用手压住我的嘴,然后松手抱紧了我。 
  「你现在好淫荡。」我说。
 
  「你也是。」
 
  「可我还是好爱你」
 
  「我也是。」
 
  Myranda听着我的心跳声睡了,我也累了。两人叠着在厕所沾满污秽 的温暖的地板上睡着了。
 
  醒来已经是晚饭时间,我们默默互相给对方冲掉身上的各种印记后,就像什 么也没发生似的穿上西装和dress去楼下吃饭,心里觉得空虚,还是在痛, 我知道她也和我觉得一样。晚饭后我们继续做爱,剩下的六天没有出门,一直在 宾馆做爱,但是没有话了,只有眼泪,气氛比那年暑假更压抑。
 
  Myranda走了,之后我一直在和她的记忆碎片中打捞线索,关于我, 关于她到底还爱不爱我,关于她留给我的如何找回她的只言片语。然而越想越糊 涂和挫败。Myranda走了,留给我的是更大的一个坑,一场无法弥补的失 败。
 
  也许这就是我为什么会这么快喜欢上Charlotte这个小女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2-13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