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唐家三少](唐家公子)(1-9)作者:不详
[唐家三少](唐家公子)(1-9)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唐家公子


字数:4.8万
TXT包:  【唐家三少】.rar (50.14 KB)  【唐家三少】.rar (50.14 KB)
下载次数: 477





               一、夜窥

  暮色沉沉,唐家堡。

  唐家的三少公子——唐鸣天正趴在唐彪唐家三老爷卧房的屋顶上向下窥视,只见屋里正在上演一出另人血脉怦张的春宫秀,烧着火红的碳火的房间里还铺着厚厚的玻丝地毯。唐三爷唐彪浑身赤裸,坐在一张虎皮椅上。他的二房太太南宫凤也一丝不挂的坐在他身上,素手芊芊套弄着唐彪已经高高翘起的阳具,猩红的舌头则舔上了唐彪的乳头。脸上一幅欲壑难填的骚浪样,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嗯,嗯……」的呻吟声。不过怎么看她顶多也就三十五、六岁的样子。

  唐彪的身前象狗一样趴着的更年轻的女子,正是他的三房太太柳如萍——也就是唐鸣天的妈。只见她撑在地上的手腕、脚碗上都绑了根粗绳连在柱子上。高高撅起的臀部上明显能看到一条条的鞭痕,张开的双腿使人清楚的看到那深红色的阴唇和淫穴,看得出这个淫穴已被插弄了无数次了。
  
   「啊……不要……不要再打啦……」柳如萍急急的不断求饶。

  「不行,我还没玩够呢」可是唐彪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他又命令柳如萍抬起屁股,继续让他打。

  又是一阵清脆的皮鞭声。可是柳如萍叫痛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代之以轻轻的呻吟声:「嗯……怎么……嗯……啊……痒啊……」

  「果然是个欠揍的贱人,打你还叫痒,再来……」

  「啊……求你,求你不要再打了……」柳如萍一面说,却不知为何一面抬起屁股。好象她的屁股是很喜欢挨鞭子似的。

  「一定是那药,那药性发作了……啊……痒啊……」柳如萍扭动着身躯,喊着:「求你……不要折磨我了……老爷,求你了,我要……快,我要啊……」
  「骚货,你是不是喜欢被男人打?越打你就越浪,越想要?」

  「是,是,我是个贱货。我要,求你,求你给我吧……」

  「哈,三妹你可真行,为了相公的……嘻嘻,你倒真是什么都说得出来。」二太太不失时机的阴损人。

   唐彪:「你是不是一条发情的母狗,不能没有鸡巴的母狗?」

  「是,我是发情的母狗,求你快插进来吧!」

  「好,贱货,今天我这可怜可怜你!」终于,唐彪举着他那巨大的肉棒,走到柳如萍的面前,对准她那浪水直流的阴穴塞了进去!

    「啊……舒服啊……」柳如萍象久旱逢甘露的人发出畅快的娇吟。
  可是唐彪却不急不慢的抽送着,闭着眼很享受的样子,似乎并不急着到达顶峰,这下又憋坏了柳如萍,她只得不停的向后一下一下的耸着屁股,嘴里还不住鼓励着唐彪:「好老爷……用力啊……贱货要啊……操啊……用力操我啊……」
    渐渐的唐彪也好象被她的激情感染了,抽送的速度也一点点快了起来。
  「对……老爷……快……快……啊……再重一点……就是……那里……啊……啊……」

  每一次的冲刺,唐彪都能从柳如萍的阴道里带出大量粘稠的白沫,不一会淫液流满了两人的私处,又沿着柳如萍的大腿流了下来。

  南宫凤也知趣的凑到了两人中间,一手撑地,一手捏着自己肥白的乳房,伸出了舌头,一会舔舔柳如萍的大屁股,一会舔舔唐彪的耳垂,最后那条灵活如蛇的美舌竟停留在两人性器的结合部,尖尖的舌尖同时刺激着唐彪的阴茎和柳如萍的的阴户。

  欲死欲仙的感觉让柳如萍不停甩动着双乳,两个赤褐色的乳头已完全耸立,她一边迎合着身后的冲击,一边发狂的叫喊着:「噢……舒服……啊……爽啊……啊啊……老爷……厉害……再……再使劲啦……插……插烂……浪穴吧……啊……啊……」

  「啊……舒服……啊……再来……啊……不行啦……我……啊……要泄啦……给我啊……老爷……把你的种子给我啊……」

  正在柳如萍到达顶峰的前一刻,唐彪恨恨的「哼」了一声。突然从柳如萍的阴户里拔出了阳具,「扑」的一声插进了躺在一边的南宫凤的阴户里。

  此时看了一场淫戏的南宫凤正觉得空荡荡的没有着落,天降奇兵,正捅进了她的痒处,她一下就进入了状态,双腿缠上了唐彪的腰,凤眼迷离,嗲声嗲气的发骚:「嗯,嗯……好人,你弄得我好爽啊……嗯,亲老公……再往里入一些嘛……来嘛……使劲嘛……」

  随着一声唐彪的吼叫,他把南宫凤的双腿架上自己的双肩,那条乌黑的阳具飞快的在南宫凤的阴道里进出,每次都直插到阳具根部,抽出的时候也带着翻出了南宫凤穴里的嫩肉。

  这时,两人都大汗淋淋,随着「啪,啪,啪」地撞击声,南宫凤刚才嗲声嗲气的叫床声也变成了声嘶力竭的吼叫夹杂着阵阵的喘气声。

  「嗷……嗷……操我啊……用力……啊……好啊……」

  「嗷……」南宫凤突然高叫一声,唐彪只觉得南宫凤的阴道里急剧的收缩,喷出一股阴精,而阴道内壁不住的挤压着自己的阳具,一时精门大开,一股股精液像满弦发出的箭头,直射南宫凤的子宫深处。

  等唐彪发射完退出自己的身体时,南宫凤似乎已经从刚才的瘫软中恢复了过来,她半跪在唐彪身前,任由唐彪的精液沿着腿部流着,她淫媚的用双手捧起唐彪的肉棒,一口把萎了下去的阳具含在嘴里,津津有味的吮吸着,还用纤细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肉袋。

  「好老爷,你的宝贝又大起来了,这次让贱妾好好的伺候老爷!」

  「好,咱们到床上去。」

     两人内室走去,全然不顾还趴在地上的形如呆傻柳如萍。

  「为什么?为什么不管如何努力,我们母子永远得不到唐彪及唐家的认可和爱呢?」他恨恨的想。

  「妈妈,你再多熬些日子吧,儿子会让你有出头之日的!」

    躲在屋上的唐鸣天纵身跃下屋子,屋顶上还留着一滩冒着热气的精液。

               二、偷袭

  「啊……不行啦……老爷你……啊……啊……又泄啦!」颠簸的马车仍掩不住车内的淫声浪语。

  架马车的那位似乎实在按耐不住了,回头对车厢嚷道:「老爷,别闹了,我们入蜀啦,要小心些!」听话音居然是个女子。

  「怕什么,演戏的都派出去了,到了规定的地界又有人来接……」

  车帘拉开,露出了车厢内的旖旎春光,一个大白胖子腆着一身的肥肉躺在车厢的正中。

  此人名唤王天宝,原官拜吏部尚书,只因买卖官位,贪污受贿毫无节制,被御史参了一本,皇上见御史参本上写的数额巨大,就要下旨查抄他的府邸。谁知他不知何处得来的消息,圣旨未到就已带着几个老婆和保镖,扔下父母双亲,携着大量银票和珠宝潜逃。如今他已是朝廷钦犯,却不知这一日如何逃到了川蜀地界。

  只见他上面伏着的女人浑身是汗,已脱力倒在了他身上,看来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骤雨。从车外望去,只能看到她白净的屁股浑圆硕大,当中那条股缝里肛毛稀疏,露出细小紧密的浅褐色屁眼,下面的风流洞中淫水和阴精也不知流出了多少,已将王天宝的肚腹和大腿弄得湿滑一片。

  右手边的女子云鬓散乱,早经历了一场云雨,此时正在穿衣——那火红色的肚兜似乎已束缚不了她傲人的双峰,贴身的亵裤下面那两只白玉似的天足,更兼之细腰丰臀,一看便是男人们望之垂涎、求之不得的风流女。

  「好姐姐,蜀中的路我比较熟,还是我来驾车吧。」这女子娇笑着说,「再说爷今天特别威风,我和桃红两个也不是他的对手。」说着朝仍然挺立在桃红阴户里的阳具一指,「还是请姐姐来制服这个作怪的家伙吧。」

  「是啊,月亮在唐门待了十几年,有她坐镇不会有事的,飞燕你就快来和为夫大战一场吧,看我不杀得你乖乖求饶。」王天宝说着还示威般的挺了挺尚陷在桃红阴户里的阳具。

  「死样,你就是嘴硬「鸡」软。」这个叫杨飞燕的女子长得高头大马,是个性欲极强的女人,刚才驾车时听着里面的肉搏声下档早已湿了一片,忙不迭的说了声「有劳妹子啦」,便一头钻进了车厢……

     ***    ***    ***    ***

  离青城山二十里:一个邋里邋遢的老道走在一条两旁俱是丛林的小道中,居然还背了口破破烂烂的剑,看他的样子,只怕拿把笤帚都嫌累,莫说是剑了。
  突然,林中一声异响,一颗树上飞出了三支箭,速度之快,非人力能及,可见一定是用机关射出的。

  面对突如其来的偷袭,形容猥亵的老道忽然象变了人似的,眼中闪出精光,不知何时剑已在手,挥剑将那三支箭圈在一片剑网之中。

  剑网中的三支箭突然自行爆裂,随着一片刺眼的闪光,爆裂开的碎片又脱离了剑网向老道袭来,同时一股毒烟已慢慢扩散开。

  好个老道,只见他屏息凝神,左手道袍突然无风自动,一挥之间,已将毒烟和箭的碎片挥散。

  正在此时,他忽觉背心一麻,他猛然回头,看见的是唐鸣天年轻却充满戾气的脸。

  「你中的镖上涂了唐门密制的『七步倒』,你认命吧。」

  「好!」老道怒吼一声,惊虹一道直扑唐鸣天,「嘡」唐鸣天手中已有了一柄短刀,适时的隔开了老道那势不可挡的一剑,身子却被振得一偏。

  第二剑到!唐鸣天顺势合身一滚,才抬头,第三剑又到,唐鸣天这次只来得及将身体一侧,剑已刺入左臂,老道同时左手一弹,弹飞了唐鸣天脱手击出的短刀。唐鸣天飞身向树林,「扑」的一声,臀部又中一剑,但他已挣扎着滚入了树林。

  老道飞身一纵,也入了树林,才走两步,身子突然一阵抽搐,「真的是第七步!」说完这句话,已仆倒在地,七窍流血而死。

  已经包扎好的唐鸣天把老道的砍成三段,放入早准备好的坑内,枯枝烂叶往上一堆,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只有封密函和五百两银票放入了自己的怀中。
  「自己的儿子就有『四小毒』作帮手,我就一个人。」

  「哼,什么武功低微,你必能手到擒来,唐虎,你骗谁啊,要不是小爷谨慎外加运气好,现在黄泉路上走的就是我啦!」

  「不对!」唐鸣天摸着身上的密函想。「不管怎样,没理由让自己立此大功啊,不对,那老道有古怪。」飞身回到烧焦的老道尸体旁,三两下拔开灰烬,果然,老道烧光发髻后却留有一个小小的瓷瓶,「原来藏在头发里啊,要不是唐老太爷吩咐的密函已经到手,我怎么会漏过此处呢!」不过这瓶子也确实小巧,不但能藏在头发里,火烧后也一点没损伤。

  「啊!是『天山雪莲丸』。」一向谨慎小心的唐鸣天也不禁惊呼出声。「天山雪莲丸」中有四十九味奇珍异宝,万金难得。一粒便能增进五年功力,不过因为药性太强,一年只能服一粒。这瓶中还剩两粒。「怪不得老道内力如此雄厚,他这几年都在服药吧。二伯以他前几年出手的功力推断,自然不会料到由他来携带这份密函。」

  唐鸣天一口气把两粒药丸都吞进了肚子,原来他从小就浸淫在毒药中,对药物有了一定的抗药性,一次服两颗天山雪莲丸也无甚大碍。运功一周天后,果然觉得功力大进。

  唐鸣天想:是立即回唐家堡呢,还是在外面待几天。这次出唐家堡,唐老太爷给了他十天时间完成任务,今天是第六天。他想到了翠柳巷里的相好红姨那迷死人的一身浪肉,还有他唐三少经常乘空去杀个把无门无派的独脚大盗或采花贼之类的,好名利双收,这次要不要再……

  不行,不能伤好了再回去,让二伯知道这次自己立了功又在外面逍遥快活,他一定嫉恨在心,不但要立即回去,还得把伤弄得更厉害些……

     ***    ***    ***    ***

  杨飞燕三两下就拔光了身上的衣裤,翻身上马,将自己的肥胯张开,双手扒开流着淫水的桃源蜜洞,对准王天宝的龟头,一下坐了下去。接着便撅着肥臀顺着阴茎上下起伏,将王天宝的粗大鸡巴吞进吐出。胸前的豪乳也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抖动,嘴里浪声浪气的骂道:「你可真是个没良心的,在京城就丢下了爹娘,这一路你又舍了多少个保镖,今天最后两个也让你派出去送死了,看来今后就该轮到我们这三个苦命的女子啦。」

  「怎么会呢,就凭你这对天下无敌的豪乳和这夹死人不偿命的风流宝穴,我也不舍得啊。心肝,快来啊!」王天宝说着一把把杨飞燕拉在自己身上。

  「嗷」,一声淫叫,高大的杨飞燕已伏在了王天宝的身上,她那双丰硕的奶子一只已塞进了王天宝的嘴里,另一只则贴在王天宝的脸上,使劲的蹭着他的胡子。

  两人的下身死死的贴在一处,杨飞燕现在把上下起伏改为了前后左右扭动,穴口已经渗出了粘稠的白沫,「啊……过瘾啊……啊……老爷的胡子扎得我的奶子好爽啊……啊……给奶头也来两下啊……啊……好啊……」

  王天宝吐出了那只肥乳,用双手捏住的了两个枣般大小的乳头,放在自己的双颊上来回搓动,还不时的放到嘴里狠狠的咬一口。没几下,杨飞燕的乳头上就流出了一滴滴白色的乳汁。「好浪货,你可是上下都会出水的啊,好啊,老爷又要吸奶喽……」

  「啊……我的亲爹……啊……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啊……舒服啊……」杨飞燕一边淫叫,一边伸出舌头在王天宝的额头上乱舔一气。「宝贝……亲爹……来啊,下面也使使劲啊……」

  王天宝听得吩咐,不敢怠慢,一抬屁股,反客为主,在下面用力的抽送起来,几下后就找到了花心所在,他奋勇的抱住杨飞燕的腰,全力的一下下向花心进攻。

  「哎呀……嗷嗷……过瘾啊……哦……我要死了……大鸡巴太厉害了……受不了……哦……花心都快操烂了……啊……亲爹啊…………喔……唔……又咬着花心啦……操啊……操烂它吧……啊……再加把劲啊……」

  王天宝两眼赤红,火烫的阳具涨大到了极限,他一面死死的屏住要射精的感受,一面将龟头连续重重的顶着杨飞燕的花心。

  「啊……不行啦……我要死啦……亲爹……快再来几下狠的……啊…对啊…就是这样……好啊……操啊……好汉子用力啊……啊……来啦……要泄啦……」
  就在杨飞燕疯言疯语,哭爹喊娘的时候,王天宝突然觉得腰脊一阵酥麻,阴茎一跳一跳的,他暗叫一声不好,猛地伸手狠狠的掐了把杨飞燕的阴蒂,龟头一涨,一股浓精喷涌而出。

  「啊……死鬼你偷袭我……啊……啊……好烫啊……啊……我也泄啦……」花心一阵收缩,杨飞燕也泄出了一大滩的阴精……

  两个精疲力竭的肉虫这时才听到外面的唐月亮醋意十足的讲话:「相公和姐姐每次都这样胡天胡地的,我都跟他们接上头啦……」

***********************************  唐鸣天:怎么一颗药只能加五年功力啊?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啊!莫问你脑子有病啊,不会写一颗增加五十年啊?!


  唐鸣天:55555,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我的命好苦啊……

  唐鸣天:真的,莫问你个白痴别打手枪啦,快点打字啊!

***********************************
[ 本帖最后由 皇者邪帝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5-26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