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情欲场](14)作者:bulun
[情欲场](14)作者:bulun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6657


             十四、舒畅

  不一会,舒畅分出一只手来,伸向刘斌两腿间,隔着内裤按住那又开始膨胀的阴茎,轻轻揉搓着。

  「刘哥,你又起来了。」片刻后,舒畅松开刘斌的嘴,媚眼如丝底看着他,小声说。

  刘斌只有用微笑来回答。心想:你这样柔软火热的身子紧紧地贴着我,又这么热情如火,能不起来吗?

  「刘哥,让我做一次你的女人好不好?」

  刘斌闻言一怔。他先前含糊点头答应舒畅的要求,接着又被动地与对方亲吻,本是想先过了今晚再说,也许明天对方酒醒了,就不会再坚持了。谁知对方并不满足於此,让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刘斌尚未想好如何应对,舒畅已蹲下身去,拉下他的裤头,握住阴茎。他还没来得及阻止,舒畅已张嘴含住龟头,开始吮吸吞吐,而且是那么投入,那么的认真。

  刘斌没想外表看似冷静淡雅的舒畅,心中的情欲一爆发,竟然会如此狂爱。事已至此,他不便再说什么,只有静静地接受对方的服务。当他抬起头来,准备慢慢享受时,发现两人在房门外,心中大惊,万一温莉或者李琳起床上厕所,岂不逮个正着?连忙对舒畅说:「小舒,快起来,不要在这里。」

  正在忘情吞吐阴茎的舒畅,听到刘斌一说,也意识到这里不妥,吐出阴茎,起身对刘斌做个鬼脸,说:「我们去房间。」不待刘斌反应,将他拉进了自己房间。

  「小舒,李琳在里面。」进门后刘斌见到床上躺着的李琳,急忙出言提醒。
  「没关系。她睡觉比较死。」舒畅对李琳似乎比较了解。

  「万一——。」尽管如此,刘斌仍有些不放心,不敢移动脚步。

  「没关系。来吧。」舒畅拉着刘斌到床边坐下后,帮他退去内上衣,略带娇羞地说:「刘哥,你躺着,让我来。」接着将他按到在李琳旁边躺下,然后去脱他身上的内裤。

  刘斌没有在别人身边与人亲热的经历,心中依旧有些忐忑,但是舒畅如此主动,又只有接受她的服务。内裤脱下后,舒畅抓住半软的阴茎,低头含住龟头,又开始吞吐。原来刘斌发现自己与舒畅是在门外时,心中一惊,勃起的阴茎因此受到影响,又变得半软不硬了。

  在舒畅刺激下,阴茎很快又恢複战斗状态。舒畅这才依依不舍吐出阴茎,脱下自己身上那条小内裤。舒畅两腿之间毛发茂盛,将神秘之处完全遮住,让刘斌无法看到那销魂处。舒畅上床后,一条腿跨过刘斌身体,半蹲在他身上。接着,她一手撑在刘斌腹部,一手扶住阴茎,闭着眼睛,缓缓坐下。当龟头与阴部接触时,她停住了身子下沉,让龟头在阴道口来回摩擦着。从龟头传来的感觉,刘斌知道,对方阴道口已是洪水泛滥。

  龟头在阴道口附近来回摩擦数次后,不但龟头完全湿润,而且有水顺着阴茎往下流了,舒畅这才将龟头对准阴道口缓缓坐下。当龟头顶开阴道口往里进入时,她眉头轻蹙,似乎有些不适。

  刘斌也感觉到龟头上传来的压力比较大,阴道似乎很紧,与李琳有得一比,心里不免有些奇怪,难道离婚两年了一直没有找过男人?当龟头全部没入阴道后,舒畅停止下坐,松开握住阴茎的手,撑在刘斌肚子上,似乎想适应一下,过了片刻,才又继续下坐。

  刘斌发现,越往里龟头上传来的压力越大,那感觉不像是多年未与男人亲热,而是在拓荒开路。难道以前她老公未曾达到过这个深度?他目光上移,只见舒畅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但是没有停止继续下坐,直到龟头进入到身体最里边,无法再前进了,她才停下来,睁开眼睛,长籲一口气。

  此刻,刘斌有些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了,舒畅以前男人的阴茎应该不长,否则不会有如此表情。他很快又发现,舒畅虽然个子较高,但是阴道并不深,比李琳的浅,甚至还没有温莉的深。当龟头顶到阴道最里边的嫩肉时,阴茎尚未全部进入体内,交合处可以明显地见到缝隙。

  舒畅见刘斌含笑看着自己,粉脸带羞地说:「你的太大了,我好久没有做了,有些不适应。」似是解释刚才的举动。

  刘斌笑了笑,说:「那你慢慢来,你感觉怎么舒服,就怎么弄。」此刻他自然不会说出心中的疑问。

  休息片刻后,舒畅的眉头舒展开来,开始抬动臀部慢慢上下套弄深入体内的阴茎。毕竟是成熟女人,不一会她便适应了刘斌的粗长,上下套动的频率开始加快。渐渐地,她的呼吸粗重起来,额头开始微微冒汗,看向刘斌的目光变得更热切,开始进入状态。

  又套动一会,舒畅停了下来,当坐在刘斌两腿间时,眉头轻轻跳动了一下。从龟头上传来的感觉,刘斌知道,是龟头将宫颈口往里边顶让她有些不适。他见舒畅坐下后没动,以为累了,说:「让我来吧。」

  舒畅按住欲起身的刘斌,娇媚一笑,说:「你刚才累了,先休息一下,等会再来。」

  刘斌先是一怔,接着很快明白过来,敢情舒畅已经知道自己不久前与温莉盘肠大战过,笑了笑,说:「好吧。」

  舒畅松开压在刘斌腹部的手,开始解脱上身的内衣和胸罩,并说:「有点热。」当她纤瘦的身子和精致的乳房裸露出来时,见刘斌目不转睛地看着,脸上浮上一片羞色,说:「刘哥,我的身子是不是很难看?」

  「哪有?很好看。你很苗条,骨肉停匀,瘦不露骨,乳房也很挺,和未结婚的女孩子差不多。你身上皮肤很好,看上去很光滑。」

  「我的乳房是不是太小了?」

  「也不算很小。每个人的身体构造不同,乳房大小也不同。你的虽然不大,但是很精致,与你的身体很匹配,如果你这样玲珑的身子配上一对巨乳,反而不协调了。来,让刘哥摸摸。」

  舒畅含羞一笑,俯下身子。刘斌伸手握住那对小巧的乳房,手感不错,盈盈一握,十分结实,接着将舒畅拉入怀中,让她那柔软并且有些发烫的身子贴紧自己,一边亲吻她的粉脸,一边挺动下身,抽动停驻在阴道中的阴茎。

  「你休息一会,我来。」舒畅知道刘斌不久前才大战过一场,自然不让他费力,说完摆动臀部,开始大幅度地套弄阴茎。她很快便发现,这种姿势,不用担心阴茎齐根而入,套动更加欢快,一边套动一边说:「刘哥和你在一起,真舒服。」

  「能让小妹舒服,刘哥也很高兴。」

  数分钟后,舒畅也许觉得这样不能尽兴,直起身子,双手撑在刘斌胸前,闭着眼睛,开始高频率大幅度的前后摆动臀部。又过了一会,可能感觉这种姿势也不是很惬意,又换了一种姿势,一只手在前撑着刘斌腹部,一直在后撑在刘斌大腿上,闭着眼睛,扬起头,以极高的频率时而上下、时而前后窜动身子,同时口鼻之间开始发出诱人的呻吟声。在她窜动身子时,胸前那对精致的乳房也跟着窜动,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是『波澜不惊』。

  刘斌看得正入神,舒畅突然停了下来,接着趴在他身上,说:「刘哥我不行了,你来吧。」此刻她已是气喘籲籲,身上开始冒汗。

  刘斌怕碰到旁边的李琳,挪了挪身子,才抱着舒畅翻过身来,将她压在身下,开始快速有力的进攻。

  「刘哥,轻点。」

  原来刘斌见舒畅已经入状态,忘记她的阴道相对较浅了,一开始就大开大合,次次到底,没有给对方适应的时间,连忙道歉:「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同时放慢了攻击速度。

  但是,很快舒畅便催促起来:「刘哥,可以大力点了。」同时将搂着刘斌身子的手,移到了屁股上,像是准备指挥他操作。

  刘斌自然不会让她失望,逐渐加快攻击速度。到后来,当他像大功率马达开始高速沖刺时,舒畅除了粗重的娇喘和呻吟外,没有再提出异议,相反紧搂着他的屁股,挺动臀部,抵死承迎。

  也许是因为李琳就在旁边,在整个拼搏过程中,舒畅始终是压抑的呻吟,直到最后快要到高潮时,才说:「刘哥,我快到了。」

  其实她不说,刘斌也感觉到了。她柔软的身子开始变硬了,手臂上的力量越来越大,娇喘声、呻吟声也越来越粗重。

  「我到了。」随着舒畅的这一声宣示,阴道开始紧缩,阴道最里端似乎有张小口,在吮使劲吸龟头。

  那种酥麻酸痒的感觉,让刘斌毛孔舒张、爽快至极,幸好他耐力较强,否则非缴械在这种异样的刺激下不可。他紧紧搂着舒畅,静静地趴在她身上,品味着对方身体收缩带来的异样刺激。直到舒畅的身子开始变软,高举的双腿放下来,他才又开始抽动停驻在对方体内尚未发泄的阴茎。

  「刘哥,你真强。」舒畅媚眼如丝地看着刘斌,赞道。

  「喜欢吗?」

  「喜欢。刚才你操得我好舒服,后来我感觉好像升天了。」

  「那哥让你再升一次天。」

  第一高潮过后,舒畅接下来的高潮来得很快,但是高潮的持续时间比前一次长。当她最后一次达到高潮时,全身开始痉挛,接着便听她颤声说:「我要尿了。」

  刘斌尚未反应过来,便感到一股热流沖向自己的阴茎根部。他起身一看,原来是舒畅快乐到至极,潮吹了。好在舒畅上过厕所不久,体内尿液不多,否则非把床湿透不可。

  刘斌本来也差不多快到了,被这种奇异的景象一刺激,火热的激情顿时激射而出,射得舒畅全身又是一阵痉挛,也许是体内的尿液已经排完,这次没有再出现失禁。

  刘斌待舒畅的身子停止颤抖,才从她身上下来,将她疲倦不堪的身子搂在怀中。舒畅满脸通红,尴尬地看着刘斌,说:「刘哥,让你看笑话了。」

  「小妹,你错了。这是潮吹,是快乐到极点的表现,不要觉得难为情。一个人只有在两种情况下会出现失禁,一时快乐到极点,一是惊吓到极点。这都是刺激到极处才会出现的一种现象。」

  舒畅见刘斌没有在意,这才娇羞地躺在他臂弯中,说:「刘哥,谢谢你。」
  「谢我什么?」刘斌奇怪地看着舒畅,心道:「难道因为做了一次我的女人?我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谢谢你让我尝到了男欢女爱的滋味。」

  「哦?」刘斌疑惑地看着舒畅。

  「不怕你笑话。我原来以为书上写的那些『欲仙欲死』、『飘飘若仙』、『魂游太虚』、『蚀骨销魂』等是人想象出来的。」

  「你现在相信了?」

  「是的。」

  「你原来的老公是时间不长?还是——」刘斌心里猜想可能是她原来的老公不怎么行,但是不敢肯定,故此试探着说。

  「他有病。」

  「哦?」

  「他那里不行,每次都是半软不硬的。即使进去了,没一会就软了。」
  「没去看医生?」

  「看过,也吃过药。但是没什么作用。」

  「这么说,在每种意义上,我是你第一个真正的男人?」

  「是的,你是第一个真正进入我身体、完全占有我的男人。」

  刘斌明白了,为什么刚开始进入时,里面会那么紧,而且对方会表现出不适,敢情里端此前无人问津过,是未开垦的处女地,今天自己第一次造访,心中不由为对方的遭遇感到不平:「这么多年都没有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也真是难为你了。」

  「这还是次要的,关键是他疑心病很重,我不能和任何男人打交道。」
  刘斌想起了李琳曾经介绍的,点了点头,说:「这都是因为身体有毛病引起。因为自身不行,心理开始扭曲,担心你出轨,所以不让你与任何异性接触。」顿了顿,接着又说:「你和你老公的这些情况,你这些姐妹不知道?」

  「没告诉她们。」

  「你们都离婚了,还不好意思告诉她们?」如果没离婚不说出来,刘斌还能够理解,但是离婚了,仍不将这些情况告诉自己的好姐妹,就有些无法理解。
  「嗯。」舒畅红着脸点了点头。

  「难道你们结婚前没有发生关系?」

  「没有。」

  刘斌暗暗一歎,看来过分传统、保守也不是好事。如果早一点发生关系,知道对方的情况,也许就不会走到一起了,自然也不会受这个苦。虽然他和原来的妻子高洁也是比较传统的人,但是没有等到新婚之夜才尝试男欢女爱。突然他又想到,既然舒畅这么保守,今天晚上怎么主动找上自己?於是试探着说:「对了,小舒,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能告诉我吗?」

  「什么问题?」

  「今天晚上你怎么突然想起要做我的女人?」

  舒畅满脸绯红,犹豫片刻后说:「还不是因为你和温莉。」

  「我和温莉?」刘斌知道可能是温莉的叫喊声把她吵醒了,还是有些不解,按理说一个保守的女人,不可能突然放开。

  舒畅见刘斌迷惑地看着自己,红着脸说:「温莉不停地叫喊着『好舒服』、『我要死了』、『我要飞了』,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所以你动心了?想试试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快乐,我是不是真的能坚持这么久?」刘斌故意戏谑着说。

  「不和你说了。」舒畅娇羞地将脸藏在刘斌怀中,不再看他。

  刘斌此刻基本可以肯定,是温莉那肆无忌惮的叫床声,把舒畅心中压抑的情欲激发了出来,让她春心荡漾,加之酒精的作用,从而失去理智,欲尝试一番。但是,他仍装作不知缘由,笑着说:「呵呵,你都成为我的女人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舒畅没有说话,过了片刻,才突然从刘斌怀中起来,说:「对了,刘哥你快过去温莉那边,万一她醒来就麻烦了。」也许是刚才说到温莉,让她想起了温莉还在隔壁房间。

  舒畅这一说,刘斌也回到现实中,点了点头,起床穿上衣裤,看到床单上的汙秽物,突然想起刚才自己是无套内射,说:「小妹,刚才我射在里面,要不要紧?」

  舒畅妩媚一笑,说:「没关系。如果怀孕了,我就生下来。」

  刘斌心中一惊,说:「那怎么行,你没结婚。」

  「你放心吧,刘哥,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刚才是开玩笑。」

  舒畅这么一说,刘斌的心才放下来,看了一旁转身成侧睡状背对这边的李琳一眼,说:「那我过去了,你早点休息。」

  回到房间,刘斌见温莉仍是自己离开时的睡姿,而且睡得正香,这才放下心来。

  尽管晚上经历了两场大战,但是刘斌并不觉得疲惫,不但没有睡意,而且身上的酒意也差不多全消了,头脑十分清醒。想起今晚发生的事,仿若梦中,他觉得既荒唐又令人难以置信。自己做梦也没想到,短短一个星期内,竟然与她们姐妹三人都生了关系。自己的控制力怎么这么差了?难道是因为修炼的缘故?想到修炼,他觉得很有可能,现在自己不但功能强了,而且性欲也似乎比以前强了。以前即使是见到心仪的女人也不易沖动,现在似乎失去了抵抗力,只要对方一主动,自己就会沖动。

  别人如果有意想不到的艳遇会欣喜无比,此刻他却觉得头痛不已,自己与她们三姐妹都有了关系,真不知以后怎么与她们相处。李琳还好,没有说要成为自己的女人,从今晚的表现看,应该不会有麻烦,即使结婚之前还会与自己有关系,也不过几年的事,只要稍加注意就行了。舒畅就不好说了,根据初步掌握的情况,她是个相对传统、比较保守的女人,否则离婚这么久不可能不找男人,这样的女人,一般比较执着,很难放开,然而一旦放开来,就很难控制,就像决提的洪水,稍不注意就可能造成灾难。她现在愿意偷偷做自己的女人,似乎不是一时沖动,要断绝来往,可能很难,如果继续来往,对自己来说没什么,反正没结婚,自己也需要女人,但是万一温莉知道了,她们姐妹的感情就很可能产生裂痕,温莉也很可能会恨自己。温莉则更麻烦,她是有夫之妇,如果不再来往,也许这会成为她离婚的借口,自己就是破坏他人婚姻家庭的罪人,如果再来往,心里又过不了这道坎。

  他坐在床上,想了半天,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他开始有些后悔今晚自己开始没有狠心拒绝温莉,当时拒绝,也许会闹腾一下,但是明天酒醒后,应该可以说清楚。同时也后悔刚才起床去客厅思考的举动,如果不出去,就不会遇上舒畅,自然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

  「哥,我爱你。」

  温莉一声嘟噜,将刘斌的思路打断。他低头一看,原来温莉在说梦话。他暗歎一声,算了,反正事情已经发生,后悔也没有用了,以后怎么相处以后再说。
  第二天早晨,刘斌是被人叫醒的。他睁开眼一看,温莉已穿戴整齐,娇羞地站在床边,看着他。他伸了一下胳膊,说:「几点了。」

  「快九点了。你今天不是还要去S市?」

  「这么晚了?」刘斌急忙坐直身子,说:「没想到今天起得这么晚。」见温莉没有出去的意思,又说:「你先出去,我穿上衣服就出来。」

  尽管两人昨夜赤裸相对并且有了夫妻之实,但是刘斌这么一说,温莉仍觉得不好意思,红着脸先行出了房间。

  当刘斌来到客厅时,发现李琳正在摆弄桌上的早餐,温莉和舒畅在厨房忙碌,笑着说:「星期六,你们也起得这么早?」

  「还早?都快九点了。」李琳笑着说,侧目看了一下厨房后,又说:「姐夫,你真行。」并对刘斌竖起大拇指。

  刘斌不知李琳指的是哪一方面,笑着说:「你说什么?」

  「你将我两个姐都搞定了。」

  敢情李琳已知道自己与舒畅的事,刘斌笑了笑,故意在她耳边小声说:「原来你昨晚在装睡?」

  「床都快被你们弄塌了,我能不醒吗?而且床上都被你们弄湿了,一点公德心都没有。」李琳娇嗔地说。

  「嘿嘿,如果知道你装睡,弄完你姐后,我就把你也弄了。」

  「你敢吗?」

  「下次你们再睡在一起,看我敢不敢。」

  「想双飞?嘿嘿,没门。」

  「对了,你温莉姐知道不?」

  「不告诉你。」

  刘斌还想追问,见温莉已端着稀饭从厨房出来,只有打住。不知他们姐妹之间交流过什么,温莉脸上仍是红红的,见刘斌站在桌边,说:「哥,你还没洗脸?」

  「还没,刚出来,你们都做好早餐了?」

  「快去洗脸吧,舒畅给你准备了洗漱用具,在卫生间。」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5-26更新.